鞋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鞋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绿豆暴涨调查收购大户联手南方商家炒作黑王子

发布时间:2020-10-17 16:30:36 阅读: 来源:鞋底厂家

记者深入国内绿豆价格飙升的集中地——洮南(占全国产量40%)调查采访,揭开产地收购大户与南方大绿豆商联手炒作绿豆价格的幕后路径  绿豆价格炒作路线图:  本地大户控制着价格不走货,市场因此断货、缺货  因市场需求大,有收购商出高价求购  越是求购者出高价,就越有投机商跟风叫涨  收购商们价高时出货,价格由此被炒至高位  核心提示  通过深入调查和走访,记者了解到洮南市这样一条产业链条——农民打出绿豆后,卖给上门收货的小商贩,每公斤绿豆收益约为7元左右,小商贩加上运输费0.05元/公斤,送至收购商,收购商每公斤加0.1元手续费,在7.1元以上出货给南方客商或出口,具体出货价则由客商和收购商双方协定,每公斤至少获利几毛钱,最多约在8元~10元左右。中间获利几成基本上由收购商出货时间决定,出货早的赚的少,前期囤得住货的后期都赚到钱了。  这两天,洮南市宝泉农副产品购销公司总经理张成林看着自己的20吨绿豆一直在发愁,这些绿豆是一位南方客商委托他代为收购的,货款迟迟未打,数日前才在电话里说没有钱,货不要了。眼看着这些货全都压在了手里,最近一两天又有消息说,目前绿豆每公斤价格已经掉到10.4元左右,更没人来买货了。  -监管  国家发改委派工作组调查  因为今年绿豆价格过高疑有游资炒作,国家发改委为此专门成立了绿豆工作组到白城、洮南等绿豆主产区和交易市场调查情况。当记者6月1日赶到东北绿豆主产区之一的白城市时,白城市绿豆产业协会会长吴忠正告诉记者,5月30日,国家发改委成立的绿豆专家组刚刚离开。  据洮南市的绿豆收购商们反映,一周多前,洮南市委、物价局的领导陪同国家发改委工作组调查人员召集当地收购商开会,一是了解涨价原因,二是了解有无游资炒作,三是探讨如何能平稳价格。  “据说是查到了我们这里一家小的收购点涉嫌游资炒作行为,幕后投机者是房地产商、山东粮油企业等,几家合伙出资的,当时全国好几处仓库囤了1万多吨货,就包括洮南这个收购点。”一位收购商于先生说。  -现状  飞快掉价,囤货的这回都赔了  截至昨日发稿前,记者再次与洮南收购商取得联系,该收购商向记者透露,目前,他们这里仍有4000多吨货没卖出去。近一周多时间,绿豆价格掉得飞快,洮南绿豆交易现在处于停滞状态。“现在听说国家有政策打压,南方客商都不敢进货了。再加上南方近期气温并不算高,百姓对绿豆的需求也不明显,所以绿豆贵贱现在没有人要。这回囤货的收购商可都赔了!”收购商透露。  据了解,这些囤货有一些是低价时收购的,损失略小一些,但那些在16元/公斤~18元/公斤高价时收购上来的收购商这回损失着实不小。“如果按目前10元/公斤的价格,1公斤赔6元~8元,1吨就得赔6000元~8000元。”业内预计近期绿豆还会掉到8元多一公斤。  洮南人炒绿豆赚千万不是个传说  “这20吨货当时是每公斤13元左右收购的,现在南方批发市场价格已经掉到10元/公斤了,6月5日,北京的批发价格是11元/公斤,内蒙古天山杂粮杂豆市场是11.4元/公斤~11.6元/公斤出的货,估计近一两天得掉到10元/公斤。20吨货我至少得赔5万元~6万元。”张成林说,原本打算找个关系好的南方客商代卖这些库存,但南方客商现在不敢要货,与其增加运输成本,不如留在家中慢慢处理。  有赔的就有赚的。记者在洮南市采访时,一家粮油贸易公司老板赚到大钱的故事在当地广为流传。这个老板从2009年10月绿豆刚收获时就从农民手里以5元/公斤的超低价格大量收购,在价格涨至8元多一公斤时大量囤货,等绿豆收购价炒高至19元/公斤时全部卖掉,暴赚了一大笔。有知情人士透露:“以该公司年交易量万吨以上的实力,保守估计这位老板今年在绿豆上至少净赚1000万元。”  “绿豆交易就像炒股,又有风险又刺激。赚是大赚,赔也是大赔,可能一日暴富,也可能一夜倾家荡产。”一些收购商在谈到绿豆交易时这样比喻。

洮南成全国绿豆价格飙升的风暴眼  在长白公路洮南段(洮南市区东部)从南到北约4.5公里处的道路两侧,排列着98家绿豆收购商。由于今年以来绿豆价格的暴涨,这里俨然成了全国绿豆价格飙升的风暴眼,因为这里绿豆价格不仅左右着国内市场,甚至也是整个东南亚地区绿豆价格的风向标。  用洮南人的话说,“在我们这里凡有钱人,基本都是做杂粮杂豆收购发家的。洮南市的杂粮杂豆交易市场有几十年的历史,洮南市很多市民很早就开始做绿豆收购生意,基本都赚了。”  据洮南经济开发区经济贸易发展局局长范刚威介绍,洮南市杂粮杂豆市场是东北最大的杂粮杂豆批发交易市场,80%的交易与绿豆有关,绿豆交易价格在全国也最具有代表性。长白公路洮南段现有杂粮杂豆经营业户98户。洮南市全年交易量达55万吨,交易额18亿元,目前市场已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杂粮杂豆交易中心。  范刚威进一步向记者阐述了洮南绿豆的“龙头地位”,我国绿豆年产量约100万吨,年出口量约20万吨。而洮南市杂粮杂豆批发市场辐射区域内绿豆年产量就达40万吨,占全国产量的40%。市场年经销绿豆约20万吨,占全国产量的20%,占本区域产量的50%。年出口量占全国出口量的15%。洮南地区以外的周边地区及东北三省、内蒙古的绿豆也基本都是拉到这里进行交易。  “现在这里已经成为洮南市的经济产业园区,并已形成规模,逐步走向规范化。”范刚威介绍,绿豆交易市场的形成,也带火了相关行业。记者看到在这个路段上,密集着上百家汽车修配厂、配货站、旅店、饭店、便民食杂店等服务业店面,甚至还有彩票投注站。  收购商与客户多为口头交易  6月1日、2日,记者集中对交易市场进行了走访,发现这里多数收购商的宅院都找不到人,很多家的库房也是空的,院内用于绿豆初加工的设备也已停止运行。但是,一些收购商透露说,仍有一些收购商的库房里有存货,只是数量都不太多。  在经过宝昌农产品(16.26,-0.11,-0.67%)公司时,记者恰好看到工人在装车,货物发往何处不得而知。陪同的洮南经济开发区经济贸易发展局工作人员常立春凭经验判断这里库存约有40吨~50吨。  为什么不支付定金收购商就敢收购?砸自己手里怎么办?宝泉农副产品购销公司张营告诉记者,多年以来国内绿豆交易的游戏规则都是口头交易,基本没有订单,大多是客户与收购商的口头交易为主,南方大额收购客商按照某个价格发布进行收购的“指令”,和南方客商有合作的当地收购商就开闸收购,收购价是按照低于南方客商每公斤加价0.1元左右的价格进行收购。  另外一家物资贸易公司的负责人孙老板告诉记者,本来今年可以大赚一笔的,但是银行紧缩贷款,今年他在银行没有贷到款,收购总量比往年下降了一半,“往年都是1万吨以上,今年只有5000多吨。所以少赚了不少钱。”  -记者探秘  谁是炒作主角绿豆价跌让这收购牌子显得“孤独”  被采访的采购商都表示自己没有囤货炒作,但却都将矛头指向了收购的“上家”——南方绿豆大客商,定价权掌握在他们手里,我们只是挣一个代收代储的手续费。  洮南市当地一家较大的粮油贸易公司负责人表示,“囤货的都是南方的大客商,如益海粮油这样的集团企业,囤货需要大资金,银行不给这方面贷款,流动资金不足,没钱谁也不可能囤住货。”  该负责人称,绿豆的价格从历年来看波动都很大,收储收购是有很大的风险性的。“2007年,绿豆收购价格是7元/公斤,2008年3.6元/公斤~4.6元/公斤,2009年每公斤从6.4元往上涨,到2010年4月份~5月份时已达到19元/公斤的高峰。  洮南市呼和车力蒙古族乡供销社经理张兆喜说,对于代收代储的中小户来说,也就挣个手续费,因为手中没有多少资金,也压不住货,都是随收随走,但是当地大户早期低价收货的,凭经验判断出今年市场供货量减少,就囤在手里不出,等价高时就赚着了。“这些大收购商、南方客商,有钱囤得住货,低买高卖。”  货还是在大户手里,他们控制着价格不走货,比如,市场需求100公斤绿豆,那么只有3家收购商收购,平均每家收购30多公斤,那么这3家收购商都不放货,或者少量放货,不及时保证市场供求,市场因为缺货,必然有人出高价求购,而越是有人出高价,就越有人跟风叫涨,收购商们每天都象征性地出一点货,等到价格涨得差不多时再集中出货,这样价格就一点一点地炒起来了。 -四问绿豆  1农民绿豆种植面积为何萎缩?  “绿豆连年来减耕减产,价格不稳,使市场供需严重失衡,这是导致绿豆价格超高,人为囤货炒价的原罪。如果不是因为缺货太严重,人为想炒作绿豆恐怕很难。”洮南经济开发区经济贸易发展局局长范刚威说。  洮南市呼和车力蒙古族乡是绿豆的主产乡,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绿豆的鼎盛时期,几乎家家都种绿豆。但是,由于2000年以后,绿豆逐年减产,且收购价较低,很多农民都改种经济效益相对较高的花生、芝麻等其他经济作物。  据宏图村村委会主任阚凤林讲,上世纪90年代,仅宏图村的绿豆种植面积就有400公顷,但是到2009年,已经降到了40公顷,绿豆种植面积大幅萎缩。  当地一些绿豆种植户告诉记者,2008年、2009年,农民手中的绿豆售价都没突破4元/公斤,低收益导致农民对播种绿豆失去信心,即使耕种也都选三等地种植,基本上是放任生长,再加上干旱、病虫害等影响,产量更加难以保证。  近年的绿豆因为大幅减产,市场需求却并未减少,那些拥有着多年收购经验的收购商怎么会想不到市场缺货意味着什么?物以稀为贵,无论收购商还是南方客商,自然都少不了在缺货方面大做文章,牟取暴利。  2绿豆涨价农民能赚到钱吗?  白城、洮南等地多位收购商都表示:绿豆价格上涨,对农民有好处,农民能赚到更多的钱。但是,对于这个说法,很多业内人士并不认同。  洮南市某政府部门一位官员表示,“每年11、12月份都是绿豆交易的高峰期,这个时间,农民都会集中将当年打下来的绿豆抓紧时间卖掉。一是偿还银行贷款,二是将余钱留作日常支出。而每年10月至第二年春节前的这段时间,绿豆价格都不会太高,每公斤一般在6元~8元之间就卖掉了,所以,卖得早的农民都没赚到钱,没赚到钱的农民占绝大多数。”  这番话在记者采访呼和车力蒙古族乡立业村支部书记路志江时得到了进一步证实。  “绿豆涨价,农民并没挣到钱,因为去年11、12月就都卖得差不多了,那时是农民集中卖豆还贷的时期。所以,农民手里早早就没货了,后期市场交易的货主要都在收购商那里。”路志江说。但是,因为每户绿豆种的面积都不大,所以总体收益也是有限的。  农民左右不了价格,也无法对市场作出准确判断,他们无法预测在什么时期卖掉手中的货才能得到收益最大化。所以,定价权和话语权仍然掌握在收购商和南方客商手中。  3再走一窝风种绿豆的老路子?  绿豆价格的上涨,让逐年对种绿豆失去信心的农民心里又活泛起来。洮南市呼和车力蒙古族乡盛产“大鹦哥”绿豆,品质优良,主要用于出口。据赵俊杰乡长介绍,该乡今年绿豆种植有上升趋势,“去年全乡种植面积约有800公顷,今年预计能达到1200公顷,能比去年增长50%。”  记者采访到该乡立业村、宏图村、榆林村的农民,大家普遍反映,去年没种绿豆的农户,今年多少都种了1公顷~2公顷,而与往年明显不同的是,以前种绿豆都选择三等地(农民把土地分成三等,一等是平整地,二等是可浇灌的半山地,三等是林间地或闲置地,没有浇灌条件,放任自然生长),但是今年不约而同地都把绿豆种在了一等地上,并且每公顷地还比往年多施了4袋~5袋复合肥(往年只施两袋)。  “去年没种,因为2008年的收购价掉到了3.6元/公斤,但看到今年绿豆价格涨得这么高,我的心就活了,试着种了点,赌一下。”记者在去往呼和车力蒙古族乡的途中,遇到了安定镇刘德屯的村民刘晓旭,他说今年他也种了一公顷绿豆,想看看来年的价格走势。  谁来加强绿豆的市场引导?  “种啥都比种绿豆的收益高。”路志江介绍说,如果同等条件下,种玉米肯定比种绿豆收益高。以相同条件下一公顷土地面积播种为例,种玉米产量约7500公斤,农民收益1.1万元~1.2万元;种绿豆能产750公斤~900公斤(一等地理想状态可达1000公斤),如果卖12元/公斤,农民种绿豆的收益才能与种玉米的收益拉平。“因为相比之下,绿豆的投入成本要比玉米高很多,如果绿豆卖6元/公斤就只能是保本,这还得说是气候条件正常的年景,如果赶上干旱、病虫害造成减产就得赔钱。而且绿豆最怕冰雹,被冰雹打过后基本就是绝收。”  据贸易商周先生介绍,我省出产的绿豆有60%用于出口,尤其是白城、洮南、松原、通榆、长岭等地的绿豆,因其品质好,价格便宜,更是深受国内外消费者欢迎。今年2月~3月,绿豆出口价为1500美元/吨,到了4月份,出口价格涨至2800美元/吨。  但是这些年来,政府对绿豆市场交易及价格都缺乏引导。据当地有关部门讲,政府每年只是将绿豆的产量、价格、种植面积等情况形成报告,分析,然后把各乡镇村书记统一召集起来,将情况告知一下,至于这些基层干部回去后如何落实,如何对来年种植进行规划就全都不得而知了。  白城市商务局副局长、绿豆产业协会秘书长关怀认为,绿豆占白城地区的GDP很小,但却是其他地区缺少的经济作物。但目前,政府对绿豆种植的政策缺乏,协会的作用也不大,因此绿豆产业缺乏有效引导。而近些年来,绿豆的种子质量在退化,农民大都用的自留种子,现在也亟待对种子进行改良和升级,来保证其质量和优产。

ib课程体系

alevel在线辅导

ib 补习

gre考试是什么意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