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鞋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冷血破窗看客秒杀小悦悦

发布时间:2020-06-29 16:45:21 阅读: 来源:鞋底厂家

广东佛山被碾女童小悦悦因抢救无效,不幸离世。一个两岁的生命,先后被两车碾压,7分钟内18人路过竟无一伸出援手、报警相救,所幸被拾荒老人陈贤妹救下正义的光芒,终照亮生命,点燃希望,温暖人心。

然而,小悦悦在这世上确切地说是在医院里,仅仅多活了一个星期!公元2011年10月21日0时32分,她那稚嫩如新芽的幼小生命停止了呼吸,停止了心跳,停止了在噩梦中挣扎、在痛苦中求生、在祝福中坚持的所有努力。

让我们记住她的名字:王悦。今年,两岁……

汽车社会,钱权至上纵杀气

1886年,卡尔·本茨发明世界上第一辆三轮汽车,他因此被称为“汽车之父”、“汽车鼻祖”。他或许不会想到,几个世纪后,在马路上“奔驰”的一辆辆先进的四轮汽车,竟成为刀枪棍棒、鸦片冰毒一样的杀人工具。

他也许更没有想到,当初在马车时代被斥为怪物、被人们嘲笑的汽车,这么飞快就成为身份的标志、财富的象征。汽车工业像房地产一样绑架着人们的生活,左右着人们的消费。政府发展经济,汽摩产业是必须的顶梁柱、重头戏。

正是汽车强烈的经济属性,使其实用功能慢慢减弱,炫富功能疯狂飙升。厂家攀比谁生产的汽车豪华,买家攀比谁拥有的汽车惊艳,商家攀比谁展示的车模性感,而不是节能减排低污染、健康消费低能耗。甚至,二奶的奔驰与小三的宝马也在路上争风吃醋,谁也不怕谁,谁也不让谁。

基于此,那些嘴里嚷着“我爸是李刚”的儿子们,才有包天之胆酒驾“70码”,闯红灯,撞行人,然后逃逸,最多私了。他们酒气冲天、牛气冲天、杀气冲天的嘴里,仿佛咬着横行天下的真理:有奶就是娘,有钱就是爷。

他们以为,有了权有了钱就可以摆平一切、垄断一切、主宰一切,哪怕是人的尊严和生命。他们的车不仅可以碾压活人,而且可以碾压道德良知,碾压公平正义,碾压他们认为无足轻重的一切。

“李刚”的儿子和“非李刚”的儿子们酒驾撞人、口吐狂言的新闻早已铺天盖地,但他们用车“闯”祸的结果,似乎只是受害者的祸,并借此炫耀自己的福。法律的轻判、轻罚一笔带过,让“汽车后闯推前闯”的恶性事故更加张狂、更加放肆、更加高调。

碾压小悦悦的司机毫无悔意,表示“愿意赔钱”,声称:“换作你撞倒人,你也会跑!”“我绝对不会去自首”,“她又不是我的孩子”……言行中撒泼的傲慢和戾气,弥漫着“我是无赖我怕谁”“老子有钱便是德”的无比优越。

彭宇效应,你我都是路人甲

人性的阴暗面在车轮的血泊中放大,道德的方向盘在罪恶的肿瘤中失灵。

托尔斯泰说:“一切不幸的根源,不是饥荒,不是火灾,也不止是那些作恶者,而在于他们各自为生。”

“各自为生”不是某一个国家、某一个时代的专利。1964年,美国一女子被歹徒杀害,在持续30多分钟的作案时间里,38个邻居听到她的呼救、围观她被杀害,却无一人前去援救,即便是打电话报警。这岂止是不幸,简直就是灾难。

看客在中国,也从未绝迹。鲁迅先生当年批判过的麻木看客,至今仍活在世上,而且很有可能就是你,是我,是他。新疆一老人在巴士上摔倒昏迷,巴士行了十几个站均无人敢扶;深圳福田一老人跌倒,因无人搀扶失救死亡。就连卫生部也发文件,呼吁民众“遇见老人跌倒,不要急于扶起”。

更有2006年,彭宇扶起被车撞倒的老妇,老妇却反咬他就是撞人者,将他告上法院,索赔十余万元。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彭宇案”,早已成为鼓噪人性扭曲、煽动人心向恶的活教材。

对照近年来拔刀相助反被刀砍、农夫救蛇反被蛇咬、“好人没好报”的一个个案例,不难发现,最大的不幸,便是“各自为生”“助人为祸”诱发的人人自危、人人自保、人人自私像毒草一样疯长。

当“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成为人们的一种条件反射,那些“各自为生”的灾祸,便不可避免地与“冷漠围观”形成同盟,结伴而行。人人都是“路人甲”,只等灾难降临别人头上,便永远做最忠实的看客、最友好的帮凶。

而“路人甲”在围观别人、“打酱油”的同时,也在被别人围观、被别人“打酱油”。这种人人都是旁观者、人人都受害者、人人都是施害者的离奇局面,加剧了人与人之间的冷漠,瓦解着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要么看别人的热闹,要么被别人看热闹。

“路人甲”游走的世界,行善这种古老的美德,成了一种“风险投资”,“风险系数”“崩盘指数”比股市还高。行善的风险不断增大,纵恶的风险自然减小。当纵恶可以“零风险”“负风险”的时候,谁还愿意行善?谁还敢去行善?

拾荒之手,拾起荒弃的人性

事件出现“拐点”,源自一双手,一双拾荒的手,一双苍老的手,一双温暖的手。小悦悦的命运因此迎来转机,燃起希望。

伸出双手的老人叫陈贤妹,她听到惨叫声,不假思索地跑过去,抱起小悦悦,冒雨前行,兜圈求助。这是爱的暖流在涌动在传递,更是对缺德世道、麻木人性的无情讽刺。

在驾着豪车、非富即贵的有钱人有权人的有色眼镜中,拾荒者身上往往贴着肮脏、下贱、卑微、委琐等标签。“高贵”的人们并不知道,那些身处社会最底层的人,用最原始的劳动谋生,身上往往也保存着最原动力的美德、最原生态的良知。

拾荒老人陈贤妹伸出的双手,给那些把自己打扮成道德标兵的权力精英、财富大腕们扇了一记耳光。美德,不是在主席台作报告,不是作秀,不是演戏,不是轰轰烈烈的口号,不是歇斯底里的吆喝。美德是细节,美德是行动。换成你我,未必有陈贤妹的勇气和觉悟。

在18个路人见死不救的乌云笼罩之下,陈贤妹伸出的双手,无异于一道闪电划破夜空,让人看到光明,感到温暖。尤其在道德普遍滑坡、良知大量流失、人性日益泯灭的转型期,这道闪电显得更为珍贵,令多少人汗颜无地,脸面全毁。

孟子说:“恻隐之心,仁之端也。”当有人问起“你不怕救人之后被冤枉、被人坑吗”时,陈贤妹说:自己什么都没想,下意识上前救人,“这事很平常”,“我不怕,平时见到老人摔倒我也会扶,总要有人去帮助”……

“总要有人去帮助”,如同一座洪钟,在人心上空回响,仿佛在告诉人们:帮别人就是帮自己,救别人就是救自己,温暖别人也是温暖自己。当陈贤妹再次来到医院看望小悦悦,捐出社会各界给自己的全部慰问金,小悦悦的母亲双膝跪地,不敢接受,泣不成声。

陈贤妹伸出她拾荒的双手,拾起了被荒废、被遗弃的人性。“人字的结构就是相互支撑”,“人类的面孔就是爱的表情”,歌声里最朴素的哲理开始还原,开始回归。

修复破窗,重建价值的天平

一扇窗户被打破,若没有及时修复,会导致更多的窗户被打破,甚至整栋楼被拆毁。这就是著名的“破窗理论”,揭示了环境可以对人产生强烈的暗示性、诱导性、从众性。

如果说第一个司机是打破了碾压小悦悦的“一扇窗户”,那么第二个司机则是打破了碾压小悦悦的“更多窗户”。如果说第一个路人视而不见,打破了小悦悦获救希望的第一扇“窗户”;那么后面的十几个路人依旧视而不见,则是打破了小悦悦获救希望的一扇又一扇“窗户”。小悦悦柔弱的生命,怎经得起两个维度的“破窗”接踵而至、前后夹击?

10月20日,四川泸州一辆货车撞倒5岁幼童,幼童被撞后爬起来,竟被货车反复碾压,最终面目全非,当场死亡。这,或许就是小悦悦事件之后,“破窗”而逃的罪恶开始继续“破窗”作案,以暗示、诱导、拉拢更多的人加盟升级版的“破窗”连锁。

果真如此,这景象是非常恐怖的:作恶者没有罪恶感、耻辱感、悔恨感,必将破坏更多道德的“窗户”,毁灭更多人性的“广厦”。当务之急,是赶快对“破窗”进行修复,乃至重建。

在小悦悦被碾事件中,首先需要修复的是“监护人”这扇“破窗”。作为小悦悦的监护人,她的父母有着无法回避、不可推卸的责任。父母没有履行好监护的义务,独自让孩子在街上玩耍闲逛,种下了悲剧的种子。古人说“子不教,父之过”,没有管好子女,父母也有过失。同样,一座城市、一个地区的“监护人”没有管好这座城市、这个地区的市民,也有难辞其咎的责任。

其次,需要修复“肇事者”这扇“破窗”。肇事司机开车打手机,是撞倒小悦悦的直接原因。如今,开车接听手机绝非个别现象,这极易分散驾驶员的注意力,后果不亚于酒驾和疲劳驾驶。因此,应视为违章,进行重罚。司机接听手机开车撞人,应视为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同样,花钱买驾照等“驾校乱象”也应受到法律严惩,因为它培养的不是文明驾驶的合格司机,而是重复碾人的马路杀手。

再次,需要修复“路人甲”这扇“破窗”。从道德层面,重拾“助人为乐”“见义勇为”“诚实守信”“邻里守望”这些传统美德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从法律层面对“旁观者”“路人甲”见死不救的行为作出司法界定,“情节特别严重”的应视为包庇罪、共同犯罪、破坏公序良俗罪。对一系列的“彭宇案”,需作出公正的判决,以匡扶正义,主持公道,在震慑冷漠打击丑恶的同时,为人心向善、向美提供法律援助和法治保障。

而最关键的,还要修复“价值观”这扇“破窗”。贪官包二奶,奸商养情妇,明星传艳照,凡此种种,通过媒体的无限放大,正在成为潮流,引领时尚。电视剧和网络游戏里,充斥着武侠神话的血腥杀戮、极端暴力。人的价值观人生观在各种刺激、各种混乱、各种堕落中经历“变形记”,如不及时修补“漏洞”,也就难防木马入侵、病毒扩散。

社会的价值取向和人的价值追求不向权力倾斜,不向金钱倾斜,不向任何势利的方向倾斜,那一扇扇“破窗”也就有救了。救“破窗”就是救自己像陈贤妹一样发自内心,身体力行。(潘德东)

成都会议会展公司

成都活动策划

成都活动公司

成都演出活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