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鞋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内外价差持续缩小 纺织迎来转折点服装站

发布时间:2019-08-16 20:21:20 阅读: 来源:鞋底厂家

今年和去年的供需基本面有很大不同,去年是无论是否抛储,供应都绝对大于需求,处于国储低价抛市场崩溃、高价抛市场价格也要跌的境地。今年是如果不抛储则供不应求,国储低价抛依然会令市场崩溃,高价抛则市场价格维持的情况。

产量方面,新疆大幅减产已成定局,考虑到公布的加工量中还有不少水分,至少会在4%附近,全国总产量很可能不足450万吨。

关于消费量,上半年度消费不足,下半年度有望放量。根据国家棉花市场监测系统的地产棉销售进度,综合判断可得知2014年9月至2015年2月纺织厂月均采购量只有47万吨,2015年3月至2015年8月底,纺织厂月均采购量达到75.8万吨,尤其是2015年4、5月和7月都达到85万吨以上的数值,使得2014/15棉花年度月均用量达到61万吨。今年8月份,在库库存减少31万吨,外加7万吨进口棉,再加库外运转的地产棉5万吨,月消费量只有43万吨,9月份、10月份也基本相当。可见USDA预测2014/15年度消费718万吨相当准确,今年维持718万吨的消费量,那么在本棉花年度的前半年月均用量较小,下半年用量将有效放大。

关于资金面,纺织企业目前的痛点在于现金流异常紧张,虽然国家的金融政策一直趋于宽松,但是在看不到利润的行业,资金宁可选择低收益但是相对保险的去处,也不愿流入实体,这也是近期需求不足的重要原因。无风险利率下降,有风险利率上升,宏观宽松,微观紧缩。破除困局,需要去产能的完成,需要宏观环境的改善。

国家棉花政策依然处于主导市场的地位,其中国储备棉的抛售价位至关重要,需要照顾到多方面的因素并寻求平衡,个人认为至少需要达到以下几个目标:

一、要堵住进口棉的冲击。这点通过配额政策比较容易实现,甚至减少一般贸易的比例,减少对国储棉市场占有率的冲击。

二、要堵住棉纱的进口量。关键点在于缩小内外棉花价差,提升国内纺织厂的相对竞争力。

假设1%配额价值为0,来看下目前内外棉价差,外棉价格采用M级美棉中国主港报价,约为ICE近月价格64.7美分+8美分基差,则进口成本为(64.7+8)*22.0462*6.4*1.01*1.13+250=11957元/吨;国产棉价格采用郑棉期货近月合约价格12100元/吨,考虑到郑棉期货的新疆棉升水200元/吨以及净重和公定重量的差异大体为400元/吨,目前内外棉价差大体为12100-11957+200+400=743元/吨。

再看5月份时内外棉价差的变化情况,同样的外棉价格采用M级美棉中国主港报价,约为ICE1605的价格65美分+8美分基差,则进口成本为(65+8)*22.0462*6.57*1.01*1.13+250=12317元/吨(注:次处汇率采用人民币NDF6个月价格);国产棉价格采用郑棉期货CF1605合约价格11450元/吨,考虑到郑棉期货的新疆棉升水200元/吨以及净重和公定重量的差异大体为400元/吨,目前内外价差大体为11450-12317+200+400=-267元/吨。显而易见,内外价差将在未来的6个月时间内从743元下降到-267元,下降幅度在1010元/吨,该负价差在历史上也处于低位,而且这个价差非常容易通过期货市场进行锁定。

由于前期进口纱利润较高,导致近期大量集中到港,伴随下游需求减弱,库存大增,11月份保税区库存突破12万吨,价格不断下调,国内贸易商以及国外纱厂大都处于亏损边缘。伴随未来2个月前期订单的陆续到港,后续订单缩减较大,进口纱市场即将面临拐点。

11月30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正式公布电改9号文的6大电力体制改革配套文件,标志着新一轮电改开始进入全面实施阶段。文件对电价机制、电力交易、售电侧改革都给出了明确方案,工业用电标准有望从0.7元/千瓦时降低到0.4元/千瓦时(内部部分工厂已经能享受该价位),可大幅降低国内纺织厂生产成本。

结论:如果国内外棉花价差维持1605合约的水平,国内消费市场32支纱等主力用棉品种将逐渐以国产纱为主,尤其是新疆投资的纺织厂产品为主。如果进口纱要继续占领中国市场,必须下浮报价,由于目前国外纱厂利润空间基本被挤压到极限,必须要有外棉的下跌才能带动。因此在目前基差结构下,6个月后国产棉纱重新夺回主动权。如果外棉不跌,国产棉价格维持11500元/吨的价位足够,换句话说,纽期不跌郑期下跌空间基本消失。同时郑期1月交割后,该价差结构仓单难以移到远月,面临大部分注销的情况,随着新棉的使用,到年度后期5月份需要再次面临仓单问题,那时适合注册的棉花量也更少,期货价格至12000元/吨附近也属正常。

三、缓解今年棉花质量结构性问题。抛储品种也需要适销对路,目前全国棉花质量指标在颜色方面毫无问题,长度方面,28mm以上占到72%,29mm以上占到29%,比前期预期要好很多,也解释了近期低长度棉花增加、高长度棉花减少的情况。马值方面,C2档依然高达41%成为最主要的问题,同时北疆高强力机采和手摘销售进度很快,后期南疆强力偏低,尤其是双28且马值低于4.7的棉花,遍历每批棉花的公检结果,占比仅26%,远远不能满足国内高支精梳的需求。因此国储棉的抛售需要尽量多推出A马值高强力的品种,补充今年资源的不均衡。

四、如果能堵住进口纱,国储棉抛售尽量不让上下游企业陷入全面亏损,现阶段并不适合主动触发极端行情。只靠国储棉一种手段来达到扩大国内需求,有些强人所难,而且低价是否能扩大有效需求?也不敢确定,因为原料价值毕竟在最终成品价值中所占比重并不大,而且在产生下跌预期后会导致需求推后,甚至部分需求消失。因此不痛不痒的低价基本无效,除非极端低价位,如此也会使棉花加工企业基本全军覆没,得不偿失。考虑到如果年中推出抛储,市场会自动调整价格,从抛储价中减去利息和等级差后进行销售,照此计算11500+600利息+400等级差=12500,外棉不跌的话,该价位基本就是国储的抛售底限,叠加人民币贬值空间、成本下降空间,抛储价甚至再高一点点问题也不大。

其实笔者主要是想表达一个观点,以前国内棉价比进口棉高1000元/吨以内,国产棉纱即可有竞争优势,随着境外纺织厂竞争力的提升,现在需要国内棉价和进口棉价基本相当才会显现竞争优势,按照内外远期合约价格水平和汇率水平,我们即将迎来转折点。

女装店选址秘诀

批发女装大衣

相关阅读